木頭人精神

唯有努力地將自己縮小,才有機會真正的進入工藝世界的桃花園

章格銘-材料的翻譯家

Story 大師的故事

 

 
材料的翻譯家
 
「我很怕遇到不會變化的材質,因為那上面不會留下時間和感情的刻度。」
 
在大學便立定志向投入工藝領域的章格銘,二十多年來使用過許多材料,他發現工藝真正吸引他的,不是把材料擺弄雕琢成心中的樣子,而是在過程中,如同觀察、認識一個人般,協助材料展現出最好的可能。工藝家就像是翻譯者,把材料的雋永與美好傳遞給使用者,同時,他也享受著材料在溫度和歲月中無止盡的轉變。
 
「比方說,開片青瓷茶具的紋路很迷人,但最棒的是,拿它來喝茶後紋路會越來越顯現。」每一次使用所留下的痕跡,讓工藝品散發更加獨一無二的個性,章格銘笑著回憶,「我們這裡第一個賣出去的,不是架子上的,而是店裡使用的茶壺。」
 
繼續創作 繼續學習
 
因喜愛異媒材結合時充滿變數的挑戰性,他的許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到木頭、陶瓷、金屬等材質碰撞出的火花,但這種嘗試並非只為求新求變,「現在資訊太爆炸,創新可能越來越不值錢,但質感是看不膩的,永不退流行。」
 
章格銘認為:「時代走的越快,我們就要越慢」,所以他的設計更加收斂不張揚,只希望提煉出最自然純粹的美,以及能夠解決問題的實用性,「藝術和工藝的不同在於,工藝的價值在於器物長時間的被生活所用 ,進而與使用者一同累積出豐厚的美好記憶」。
 
但他也明白,在創作時若真的把「自己」縮小到不見,作品就會缺失「精神」,因此,他至今仍在創作過程中學習拿捏平衡,也在學習汲取更多專業人士的經驗累積,「創作其實不是一個人的事,我喜歡一個團隊一起完成的感覺」,新的技術、新的材質、新的美學都是寶貴的養份。
 
他將自己的品牌命名為「迷工造物」,迷之一字代表的是投入,而非沉醉後的迷失,「創作一件作品時,我很清楚起點和終點在哪,接著畫出路線圖,邊走邊探索。」章格銘深信,只有穩定好自己的心靈,製作的雙手和前進的腳步才會踏實,而這樣的專注就如同一把隱形的鑰匙,能夠揭開材料的神秘面紗,解放深埋已久的動人靈魂。
 

Products 大師的作品

咖啡杯

(陶、各式木料、不鏽鋼) 結合三種截然不同質感的素材,除了視覺與觸覺上的趣味外,各素材也同時展現其機能特性,互補互持。

作品銷售

哈蜜瓜茶倉

(陶、不鏽鋼、龍柏) 圓潤飽滿的哈密瓜造型,內置茶葉,希望茶也可以像它一樣甜蜜蜜。

作品銷售

提樑壺

(銅、陶丶龍柏) 銅製把手在空中畫下一道彩虹,與壺身構築成為象徵吉祥數字的8,譲你發發發。

作品銷售

香吉士茶倉

(陶瓷丶不鏽鋼) 造型取材自香吉士,表層施以黑色錳結晶釉,頓時變成了火燒柑。

作品銷售

回上頁